麝月和晴雯的关系 麝月是怎么死的?

历史趣事 2017-5-9 15:35:08


麝月、晴雯、袭人同为宝玉身边的近身大丫鬟,其中袭人稳重大方,是丫鬟中的头一人。而且也是曹雪芹,唯一一个明确的写了与贾宝玉发生性关系的女人。她的地位是高于麝月、晴雯二人的,一般都是她来吩咐麝月和晴雯做事。而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麝月和晴雯,自然更为亲近,关系很是要好。有人说麝月和晴雯,是一对活脱脱的“冤家”,这话一点也没说错。

第二十回宝玉在老祖宗处吃完饭,惦记着生病的袭人,便回至房中。这个时候晴雯他们都出去耍去了,独麝月一人安坐屋中。宝玉笑问麝月怎么不同其他人一道去玩耍,麝月说若自己也去了,睡在这儿守着。“宝玉听了这话,公然又是一个袭人。因笑道:‘我在这里坐着,你放心去罢。’麝月道:‘你既在这里,越发不用去了,咱们两个说话顽笑岂不好?’宝玉笑道:‘咱两个作什么呢?怪没意思的,也罢了,早上你说头痒,这会子没什么事,我替你篦头罢。’麝月听了便道:‘就是这样。’说着,将文具镜匣搬来,卸去钗钏,打开头发,宝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只篦了三五下,只见晴雯忙忙走进来取钱。一见了他两个,便冷笑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宝玉笑道:‘你来,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没那么大福。’说着,拿了钱,便摔帘子出去了。”宝玉在麝月身后,麝月对镜,二人在镜内相视而笑。听晴雯的话语,其实带着一股酸味,而麝月不解释,只与宝玉相视而笑,也是耐人寻味。

而在“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一节中,宝玉惹恼了晴雯,想要讨好她,便让晴雯撕扇子玩。晴雯笑道:“既这么说,你就拿了扇子来我撕。我最喜欢撕的。”宝玉将扇子递给她,晴雯果然接过来,嗤的一声,撕了两半,接着嗤嗤又听几声。宝玉在旁笑着说:“响的好,再撕响些!”此时麝月走过来笑道:“少作些孽罢。”宝玉一把将麝月手里的扇子也夺了递与晴雯。晴雯接了,也撕了几半子,二人都大笑。麝月道:“这是怎么说,拿我的东西开心儿?”宝玉笑道:“打开扇子匣子你拣去,什么好东西!” 麝月道:“既这么说,就把匣子搬了出来,让他尽力的撕,岂不好?”宝玉笑道:“你就搬去。”麝月道:“我可不造这孽,她也没折了手,叫她自己搬去。”晴雯笑着,倚在床上说道:“我也乏了,明儿再撕罢。”梳头时,晴雯“讥讽”麝月,撕扇时,麝月“讥讽”晴雯,两人对彼此的话语都不回嘴。其实有些姐妹间,共同爱上一个男人的意味。又加上顶上还有个袭人,怕还有一份惺惺相惜吧。

脂砚批语:“闲上一段女儿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小敝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麝月是陪在宝玉身边的最后一人之一,直到宝玉出家为僧之前,都在宝玉身边随身侍候。而通过“金星与婺女争华,麝月共嫦娥竟爽”,“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镜分鸾别,愁开麝月之奁;梳化龙飞,哀折檀云之齿”便可知道,麝月代指镜子。说到镜子,结合《红楼梦》,大家第一反映应当是“风月宝鉴”。麝月实际上同风月宝鉴一样,照了贾宝玉乃至荣府的兴衰。麝月是镜子,然而宝玉不能忘怀回风月,固有袭人箴劝之功。作者描写袭人麝月为一对,是有匠心的,先人不知而贬抑袭人,信可悲焉。麝月使宝玉照,袭人自箴劝,天生一对贤人。袭麝二人不可尽缺,否则宝玉号呼于青埂峰下矣。麝月终不能照醒宝玉,无可奈何而去。说麝月是镜子,是不是代指麝月最后在没有照醒宝玉后,便离开了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不能保证该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请读者仅作参考。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关注词典网微信公众号:icidian,查询很方便:

猜你喜欢:

评论

loading 评论加载中...
电脑版 历史趣事 回到顶部↑
历史趣事 m.jintian.cidianwang.com 闽ICP备090446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