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中王怜花是怎么样的人?如何评价王怜花?

历史趣事 2018-9-27 16:32:04

  可爱,优雅,邪媚。此三词常伴“王怜花”三字左右,与公子缘分颇深。

  但若是某看官只带着这六字去看《武林外史》,却不知会得出怎样的结论——是一路大呼上当受骗,还是方知前人诚不欺我?

  反正我当年看《多情剑客无情剑》时,脑子里勾勒出的王老前辈的模样与黄药师依稀相似。但N年后翻回头去看《武林》,却只能掩卷感叹王公子独步武林,绝无分号。

  容貌的任意变幻于他不过是小插曲,性格的变幻莫测才是大篇章,他凭着这些变幻谱写惊鸿之曲,无限拉伸读者的想象,叫人永远也猜不出他会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

  半是天使半是野兽,于是时而是那文静害羞的书生,时而是那辣手无情的奸雄。

  半是海水半是火焰,所以时而冷酷如西伯利亚冰川,时而又热情如马尔代夫的阳光。

武林外传中王怜花是怎么样的人?如何评价王怜花?

  可这些,也不过只是这个人物的一个侧影。

  也许王怜花身上唯一落定了的性格就是他的孩子气。他的任性乖张残忍,似乎是成长于无爱环境中的孩子的通病。越是缺乏爱的孩子,越是喜欢欺凌别人,尤其是欺凌比自己幸福的人,他们在其中追求残酷的满足感,但发泄过程中却也无法掩藏自身凄苦的流露。而王怜花却完全没有这种凄苦,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他天生不懂得伤心,嫉妒已是他悲观感情的最高层次,所以眼泪对他而言,才会完全像种奢侈。

  这种畸形的“乐观”背后其实是极度的“精神贫乏”,王怜花一生之中似乎从没有真正在乎的东西——江山,朱七七,快活王……既然失去之后并不会太痛苦,又何来的“在乎”?所以找一样王怜花在乎的东西和找一个真正爱王怜花的人,一般的困难。凡人必有欲有求,王怜花是个凡人,可这么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的渴求却未免简单得让人心酸——有限的重视——有一个人能稍稍将他放在心上就够了,可惜从始至终都没有。就像一个受了重伤只能匍匐前进的人,坚持下去的动力也许只是前方一个同样受了重伤的人回首给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而已,可王怜花却连这样的眼神和微笑都得不到。当然,他自己根本就不在意,他很积极的一面就在于从不对任何得不到的东西保留过多的幻想,朱七七是个特例,但他和朱七七的结局却并未跳出那个循环。


  君子与小人,本就是一线之隔。王怜花徘徊二者之间,不必拿捏尺度,已将“可爱”二字握进掌中。他就像只蝎子,专门以戳人痛处为乐,凭他那敏锐的洞察力窥透旁人的心事,再娓娓道出,直把当事人气得七窍生烟,他却一脸无辜,“我只不过是在说真话而已。”他的爱惜生命是众所周知的,可偏偏越是危险的关头,他越是喜欢去招惹想要他命的人。猫儿正满肚子火气无处发泄,他却敢直指人家爱着七七,还极哀怨地用个“也”字,猫儿大声喝令他住嘴,他依旧满不在乎,“好,我不说了,我本不该说出别人心里的秘密。”

  他甚至从不隐瞒他的胆怯或不满,朱七七质问他埋怨沈浪的话当着沈浪的面为什么不说,他冷冰冰一句,“只因为我不敢说,这回答你够满意了么?”真是多伶牙俐齿的人也驳他不得。明知道自己得依靠着沈浪却照样冷嘲热讽,可沈浪稍稍拿拿翘,他立马见风转舵,水手转舵时总还要使些力,王公子转舵时,却半点不留痕,心里更不会有半分窘迫。公子千面,就是有这片叶不沾身的本事。快活林佳人惊呼声中面不改色饮粪水,至今有人哀叹,我却愿击掌赞叹。蓝凤凰令狐冲五毒酒时,小师妹所出之言与朱姑娘阻止沈浪的话何其相似,令狐冲之言行一向不被人理解,王怜花这样的少年枭雄做事自也不必非要心系沈郎的朱家千金懂得。

  谁能让王公子狼狈不堪?也许只有那个王公子心甘情愿地纵容着的朱七小姐吧,可即便是扮成女子,被大脚婆子拿软兜抬着,也依然是风华绝代的佳人。

  一直想不明白,天下间最怕死的王公子为何在生死关头仍将那秘密咬死在口中。直到脑中依稀浮现出惨白的月光下,一个刚刚还满面春风的少年突然敛去笑容,轻描淡写地诛杀属下,仅因为“你凭什么也配学我”。看他妒意横生,看他热情喷涌,总忘了他也是那般骄傲的人物。沈浪之前,寻不着对手,黑暗里苍白的脸上仅有一种可称为冷峻的表情。“沈浪既去,此后的天下,还有谁是我王怜花的敌手。”快活王只是一个影子,沈浪才是王怜花的镜子,追求的是豪情万丈追求的是做世界的强者,天下不过是战利品不过是身外物。什么改过迁善改邪归正,都不过是后人的附会,从来就不是“大侠”,也做不来“大侠”,所以直到丁鹏时代,他仍是“千面奇人”。“亦正亦邪”也许只有作为终身的定位,才显得魅力无穷吧。

  王怜花是地地道道的天蝎,神秘,性感,善妒,敏感……看《武林》时,并不曾为他的“情场失意”难过,直到重看《多情》时,看到这样的话:男女之间的事,世上只怕很少人能比王怜花了解得更多了,他自己已看出林诗音和李寻欢之间的情感非比寻常。这是不是才是一个聪明人的悲哀的极至。据说天蝎一生只爱一次,据说天蝎在得不到想要的爱情时,会潇洒地抽身而去,绝不过多纠缠。他们邪恶也洒脱,对于失落的情感,只会在偶尔想起时隐隐作痛,而绝大多数时间,他们认真享受生活,恣意释放激情。

  小剑客曾感叹,《纪晓岚》里的和绅与王公子颇为神似,真是一针见血的评价。其实智者之间的较量,本就难分胜负,更不宜轻言对错,纪晓岚与和绅之间如此,沈浪和王怜花之间也是一样。

  如果说后半部《武林》中王怜花的奸狡圆猾,见风转舵与和绅类似,那么前半部《武林》中的王怜花就容易让人联想到《夜访吸血鬼》里的莱斯特了:一般的苍白冷漠,一般的美艳高贵,一般的骄傲也一般的孤独,同为黑暗的宠儿,都是暗夜的幽灵,就连杀人的动作也都优美得像一首悠扬的钢琴曲……不同的是王怜花身上有莱斯特所缺乏的热情,人“鬼”终究殊途,所以王怜花的美丽相对柔和,而莱斯特的美丽就显得有些凄厉了。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王怜花堪称古龙笔下最魅惑的人物,然后在人们的脑海里,他却多是一身素白地出现,当风而立,脸上只有一层淡淡的忧郁。

  最魅惑的人物却只适合静静地远远地欣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不能保证该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请读者仅作参考。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关注词典网微信公众号:icidian,查询很方便:

猜你喜欢:

评论

loading 评论加载中...
电脑版 历史趣事 回到顶部↑
历史趣事 m.jintian.cidianwang.com 闽ICP备09044667号